新闻是有分量的

【加盟国安恒大内有文章,展望归化球员前景】

2019-02-18 10:21栏目:案例
TAG:

当然,这三位球员将正式加盟的北京国安和广州恒大两支中超俱乐部本身拥有大量的国脚级球员,他们能在俱乐部率先磨合,尽快培养出场上的默契和配合意识。而在归化球员逐渐融入后,除了个人能力上的增强,还能最大程度丰富球队的战术多样性——中国球员大多以身体素质见长,本届的张琳芃、郜林、颜骏凌、郑智等球员在对抗、身高等方面并不处在下风,但球队缺少技术型中场和出色的有球突击手,而归化球员则能为球队填充其他元素。
 
延纳里斯出身阿森纳青训,多面手类型,特点算不上鲜明,但一个引援能打中后场多个位置,对国安来说也非常划算,同时出身兵工厂的他在传接技术上有保障,将能一定程度提升国内球队的流畅度和中后场条理性,在英甲英冠的打拼也保障了对抗上限,所以看似“平庸”的“李可”其发展前景,笔者认为反而是比较稳定的。
 
罗伯托-萧初作为攻击手最让人期待,左脚将,技术流,灵巧快速具观看性,但身体对抗能否适应尚需观察。最大的挑战是,对于看惯塔利斯卡、孔卡等高水平外援前场的恒大来说,萧初会被给予更高的期待与更严的审视,一旦初期融入不顺或实力遭质疑,国内的舆论环境对他信心和前途会有较大的影响。当然笔者认为恒大下决心引进他,一旦打出来,那么在竞技内外的利益都是巨大的,所以或许会给他更多的资源与耐心。
 
 
侯永永是最低调的,没有英超豪门青训光环,没有“低配罗本”的吹捧,虽曾与厄德高一起并称挪威天才,但特点似乎都没人知道。从目前的比赛资料来看,出身挪威联赛的侯永永对抗稳健,技术扎实,比赛经验非常丰富。更难得的是他能熟练使用国语,而且家境教育良好(家人是国内移民,精通钢琴)。归化球员有个最大的风险是融入:融入太慢影响默契和战术执行,更衣室有危机;但融入太快,染上国内某些球员不良生活习惯和风气,那或许就失去了国外培育出来的优势。因此不惧沟通而又具备独立思考和生活作风的归化华人,或许更让人期待。
 
【结语:归化不能割裂来走】
 
总而言之,归化对中国足球的即战力有一定帮助,但并非灵丹妙药,足球基础设施的建设和青训的发展不可忽略。亚洲新贵卡塔尔除了归化之外,他们的“ASPIRE”青训学校也是世界闻名,同时也有着成熟的选拔体系和培训机制。而且从归化来说,他们启动的“青训招募计划”,是从非洲七个国家当中招募青少年球员,再到卡塔尔国内进行培养、筛选及团队磨合等工作,招募的人数多达几十万。因此,这些球员在适应性和球队整体性方面是不存在太多问题的。从目前中国的国情来看,这样的方式似乎不太现实,那么“踏实做青训,本土球员为基底,归化球员拔高上限”或许是更切实际的。
 
 
 
在皇马时他们都问我是不是苏格兰人
 
 
 
珀,出生于马拉加的一个苏格兰家庭,随着球队升级的希望越来越大,他也逐渐成为了当地球迷的英雄。“我们用心踢球,球迷们很喜欢我们。很高兴我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图片来源:Pablo García)
哈珀一家驱车行驶了21天,1786英里,距离目的地还有100英里,然而他们的引擎突然罢工,于是全家只得在此定居。一家人对于乘着大篷车意外来到这里总是津津乐道:一个消防员、一个护士,还有他们的孩子:约翰、特雷西、瑞恩、艾玛,困在一个修不好的大篷车里,然后决定卖掉车子开始新生活。
 
随后杰克出生。他笑着讲述他的故事,瑞恩来补充,一幅20世纪西班牙家庭的画面徐徐展开,就像这一切都是命运安排的一样。
 
“他们总是喜欢来这里度假,把这里当作繁衍下一代的最佳地点。”杰克解释道,“他们在来的路上有的我,6个月后我在马拉加出生,就在市中心的大教堂旁边。我妈妈总是提到它。他们不知道哪里有医院,不会说西班牙语,根本无法交流。他们只想找个医院把孩子生下来,问东问西,却听不懂其他人说些什么。我出生的那天是安达卢西亚日,所以正好是个节假日。”
 
于是他们找啊找,越来越着急。1996年2月28日,那是一个闰年。“他们最终找到一个私立医院,我爸后来很后悔找到了那里。”差不多23年过去了,哈珀在距离出生地差不多1英里的*河蟹*球场摧城拔寨,马卡报称他是一个“意外的发现”。他踢出了在梯队时的表现,带领马拉加队暂时排在西乙第三位,继续冲击下赛季的西甲联赛。在这个生他养他的地方,媒体歌颂这名前皇马青训球员,这名土生土长的外国人正在成为当地人的英雄和偶像。
 
家里没了大篷车——“如果现在还有就好了。”哈珀说——全家人搬到马拉加的富恩济罗拉。“当时城里有个冰岛商店,直到现在,我在庆祝的时候都会开一瓶Irn-Bru。”他一脸笑容。然而他的饮食基本上已经地中海化了,他生长的环境也是如此,半个英国人半个西班牙人。你能从他的口音里听到纯正的苏格兰腔和马拉加味儿。“上学踢球用西班牙语,回到家又要转换成苏格兰语。”
 
和两个兄弟一样,杰克踢起了足球。哥哥瑞恩效力过9支球队后因膝伤离开足球。弟弟麦克则遭遇背部伤病。杰克13岁被皇马看中,与C罗见了第一面,并且和偶像一起训练。“我跟他合了影。当时我还很矮,现在看起来真有意思。我是他的球迷。他是最用功的球员,他总是出现在训练场,我不记得我看到过他的车离开过停车场。持之以恒并不简单,否则人们都能成为C罗,他像着了魔一样。”
 
哈珀在训练后也会利用高压仓加练射门和其他动作。“那就像在太空飞船里面一样。”他在马德里进步飞速,也越来越多地得到近距离接触一线队的机会。“17/18赛季我和一线队训练过不少次,也许是教练需要人手吧。在训练中我有时顶替周末上不了场的球员的位置,有时和中卫一组模拟向他们发动进攻。我们就像上班一样,上场踢球,下场也不多说话,但每年我都感觉距离他们近一些。”
 
每年认识我的人也都会多一些。“我的推特上经常会有人问我:‘你真的是苏格兰人么?’我第一次被我的祖国征召是在15岁,我们去了拉各斯。”